零点书院 > 大逆之门 >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魔种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魔种

飞剑问道魔鬼传奇神藏龙骨战帝牧神记无敌血脉超品相师风流青云路
公告:鉴于本站数据库问题无法修复,不能修复常规错误,所以本地址将不再增加新书,如需看最新小说,请访问,本地址资源将启用wwww.00sy.net访问,谢谢大家一直对本站的支持!旧的完本资源将尽快转移过去,太监书一概不转移了!
徐拾遗的话谁也不敢确定都是真的,猴子眼神里的恨却是实打实的。

徐拾遗飞父亲,居然就是上一代佛陀,这其中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什么曲折只怕连徐拾遗都不知道,徐负的后人,怎么会成了佛宗的佛陀

让猴子无法接受的正是这一点,徐拾遗的父亲算计了他,抢走了他的天赋异变,现在这异变又到了他儿子的手里。

“这其中有太多连我都不知道的事。”

徐拾遗叹了口气:“我只求你们相信我,我不是谈山色的人。”

安争看向猴子,猴子咬着牙颤抖着:“信他,既然是偿还,我看看拿多少东西来偿还。”

如果没有上一次安争拉着猴子进入了那个时间碎片的空间之中,已经解开了他和和尚之间的心结,也打开了猴子的心魔,不然的话,现在的猴子又怎么可能会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会的。”

徐拾遗又说了一遍这三个字,然后转身往前走:“跟着我吧,里面的魔种已经被镇压了几万年,当初我先祖得到魔种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过,居然会在未来有用处,他只是以为那是大魔将出的一种信号,所以将魔种镇压在这。”

“时间不对。”

安争微微皱眉:“徐负得到魔种的时候,是大战之前,那个时候的陈少白怎么可能没有魔种”

“是啊,怎么可能”

“进去再说。”

众人小心翼翼的跟在徐拾遗身后,对于徐拾遗的话他们不敢全信,又不能不信。

“就在那边了。”

徐拾遗一边走一边说道:“我的界动仪已经感受到了魔种的气息。”

安争看向陈少白,陈少白脸色有些发白的点了点头:“确实有魔的气息,很浓,很强,真的很强。。”

“我先祖是一个极为自负的人,所以在外面设置了折叠空间的禁制之后里面就没有禁制了,这个世界上能破开他折叠空间禁制的人,只能是他自己,或是他的后人。”

徐拾遗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之中有一种淡淡的自豪感。

其实到现在为止,知道徐负存在的人,对徐负的评价也是褒贬不一。。有人说他是一个智者,提前察觉到了先秦大帝的异变,所以逃离。。还有人说徐负其实就是一个胆小鬼家阴谋家,他寻找的东西未必就是为了避难。

但是徐拾遗提到徐负的时候,总是有一种掩饰都掩饰不住的骄傲感。

顺着通道走了大概十几分钟之后就看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这里居然有一个巨大的池塘。。要知道这里还是小洞庭湖的下边,水被隔绝了。

“就在那里面。”

徐拾遗指了指那巨大的池塘说道:“魔种就被镇压在这池塘中的镇魔石下边,你得自己去,只有你才能得到魔种的传承,不过。。下去的时候大家一起下去,因为那其中不仅仅有魔种。”

“你到底知道多少。”

“并不多,这些都是打开这里之后界动仪才会自动释放出来的消息,界动仪是我先祖倾尽心血所打造,里面有他曾经创造的所有秘境的消息,但是在没有打开之前,这些消息是不会释放出来的,就好像一种保护。。只有用界动仪配合我徐家的空间之术打开的秘境,界动仪才会释放信息。”

“我先。”

安争还是走在最前边,也不愿意多耽搁时间,直接跳进了那池塘之中。

“谢谢。”

徐拾遗喃喃自语,似乎有些感动,他知道安争还是偏向于信任自己的,不然不会这样直接一跃而下,哪怕他更多的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朋友们,但徐拾遗还是觉得有些温暖。

众人进入池塘,里面的水明显和小洞庭湖的湖水不一样,这里的水感觉格外的沉重,进来之后就仿佛每个人的肩膀上都压了一座大山似的。

但是幸好,进入之后他们的修为之力没有被压制。

杜瘦瘦他们到了地方的时候,安争已经站在池塘的底下了,水看起来很奇怪,人的样子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改变,好像水并不存在,没有任何光线上的折叠。

“这水是一种假象吧。”

“是,是一种更为玄妙的空间折叠之术,不过没有什么伤害,因为水针对的是里面的东西。”

那里有一个很大的光团,看起来大概有方圆百米左右。

“怎么进去”

安争回头看了徐拾遗一眼:“为什么我也在这里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我说过了,这里不仅仅有魔种,还有很多和你们有关的东西。”

徐拾遗道:“当初我先祖偶然看到这东西的时候也极为诧异,他最擅长最强大的就是空间之术,但却对这个东西有些束手无策,他解不开。。因为要解开这个东西,非但需要这东西内部气息相吻合的人,还需要时间力量和空间力量的完美结合。”

“什么意思”

“连你先祖都解不开”

“是的,我先祖也解不开。”

徐拾遗道:“准确的说这里面根本不是一个空间,再复杂的空间我先祖也能解开,这里是一个。。时间碎片。”

“时间碎片”

安争忽然想到了什么。

“当初我以无始轮将时间拨乱的之后,就好像把一个完整的圆划分出来很多碎块,这些碎块在经过一个固定的运转轨迹之后,最终还会回到原来的位置成为一个圆,但是。。在切割时间的时候,难免就会出现一些细微的却不可控制的事发生,就好像你用再锋利的刀子去切开一块馒头,也还是会有些特别细小的残渣掉下来。”

“这就是时间碎片”

“是,一种很独特的存在,不会被破坏,也不会回到原来的时间轨迹里,除非遇到特别的契机才会出现变化。”

陈少白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对劲了,看向安争的时候眼睛都有些微微发红:“不会是。。”

安争点了点头:“极有可能。”

徐拾遗看向安争:“现在咱们之中空间掌控能力最强的是我,而时间力量掌控最强的是你,所以需要你我联手才能试试是否打的开这个时间碎片。”

安争嗯了一声,悄悄的用血培珠手串里的传音法器联络了逆舟之中的霍爷,霍爷就是无始轮,真正意义上的超越了品级的法器。

徐拾遗和安争配合,再加上霍爷对时间的掌控,打开这个时间碎片却还是足足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其他人等的心焦,却不敢打扰。

白色的光团出现了一条裂痕然后慢慢扩大,最终像是打开了一扇门似的,安争还是第一个走了进去,杜瘦瘦他们紧随其后。

当安争进来之后,杜瘦瘦在后面看到安争的肩膀很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他走到安争身边往前看了看,然后他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进入白光之后,脚下是一条很夯实的土路,可想而知当初建造这条路的时候耗费了多少的人力物力,即便已经过去了那么悠久的岁月,土路上依然很难有野草钻出来。

顺着土路往前看,前边是一座已经斑驳的城门,城墙上的砖都已经有很多腐蚀的并不完整,城墙看起来坑坑洼洼的,城楼上倒是野草丛生,看起来已经差不多有半人高。

城门楼坍塌了一大半,那些残缺的木材瓦片就堆积在那,看着格外的破败萧条。

城门正上方刻着三个大字,虽然饱经沧桑,但依然可以辨认出来那三个字是什么。。函谷关。

陈少白看到这些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又去看安争,安争对他点了点头:“你猜对了。”

“也许,真的没有办法解释了。”

他们看着那斑驳的城门楼,看着那好像断了脊背的龙一样的城墙,心中无限感慨。

旁边的草丛里忽然有一个身穿布甲的老兵跳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把已经弯曲的不成样子的长矛,他的手剧烈的颤抖着,以长矛指着安争他们:“你们是谁!你们是。。你们居然是!”

他显然激动起来,手里的长矛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很久很久之前,安争他们曾经遇到了一个时间碎片,在那个时间碎片里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先秦士兵,手持着他的长矛坚守着城门,那个少年的眼睛里都是恐惧,还有坚毅。

“我看着你们很眼熟。”

老兵颤抖着手往自己身后的方向指了指,那边对着很多空的酒壶和酒坛:“很多年前,你们是不是遇到过我,然后给了我很多酒”

安争点了点头:“我以为你会不记得。”

老兵的眼泪刷的一下子就流了下来,那张脸就好像干渴开裂的西部隔壁一样,泪水滑下来的那一刻,竟是让人特别心疼。

“酒早就喝完了。”

老兵喃喃自语似的说道:“每一个空的酒壶酒坛我都想办法尽力封住,最寂寞的时候就打开闻一闻味道,可是时间过去的太久太久了。。它们,它们连味道都没有了。”

安争从空间法器里取出来一壶酒递给老兵:“给你。”

老兵颤抖着手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打开塞子闻了一下,整个人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朝着自己身后堆放着空的酒坛的地方指了指:“你们当年留下来的东西都在那呢,好好的,一直都没有动过,我还记得你们走之前还商量着说,留下的东西将来会有用处。。我已经不记得过去多少年了,我本以为自己也早就应该死了,几万年应该会有的吧。。”

他像是精神出了问题一样喋喋不休的说着话,却不肯真的却喝一口酒。。他舍不得。

“我们当初在时间碎片里每个人都留下了一道自己的元力,最精纯的元力。”

安争看向陈少白他们:“轮回数万年,你的元力已经成了魔种。”。。。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http://www.whfsjc.com。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