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院 > 鸣凤天下 > 第二百三十四章进京

第二百三十四章进京

飞剑问道魔鬼传奇神藏龙骨战帝牧神记无敌血脉超品相师风流青云路
公告:鉴于本站数据库问题无法修复,不能修复常规错误,所以本地址将不再增加新书,如需看最新小说,请访问,本地址资源将启用wwww.00sy.net访问,谢谢大家一直对本站的支持!旧的完本资源将尽快转移过去,太监书一概不转移了!
临安城!

“你说什么”

听到陈宜中所说的话,吴潜有些惊诧。

陈宜中低声回道:“启禀吴丞相,根据我的消息,那高达近日和夏贵起了冲突!”

“此事当真”吴潜问道。

陈宜中相当肯定的回道:“此事千真万确,我绝不敢有丝毫虚假。这上面,便是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着,就将手中的一封信笺送给吴潜。

“夏贵和高达要知道此刻乃是北伐的重要时候,他们两个怎么突然就闹出这些问题了”吴潜心有疑惑,将陈宜中呈递上来的信笺接了过来,然后展开。

扫过上面的内容,吴潜这才了然于胸,轻笑一声诉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吗”

“正是如此!”陈宜中继续问道:“只是丞相,接下来我等应该如何去做”

“如何去做你觉得应该怎么说呢”吴潜沉默下来,开始思索其中的缘由,心中也不免掠过那贾似道的脸庞。

毕竟这北伐乃是此人造成的,闹出这种事情来,贾似道难辞其咎!

陈宜中回道:“根据夏贵以及高达所说,应该是因为粮食问题而产生的。既然如此,那我等只需要抓住粮食问题,那我想陛下自然会下定决心,中止北伐吧。”

“没错。而且这北伐若是中止的话,那贾似道也定然难辞其咎。届时北伐失利,想必他也无法继续在朝中立足吧。”吴潜露出一丝笑意来。

对于贾似道此人,吴潜已然将其视作劲敌,任何能够击倒对方的手段,他都愿意尝试。

陈宜中回道:“若是这样的话,那高达就不能倒,要不然就无法渲染出北伐惨状。唯有突出北伐已经油尽灯枯了,我们才能够迫使陛下中止北伐。”

“很好。那就依你所言!”吴潜笑道。

数日之后,正如陈宜中所言的那样,关于高达、夏贵之事,也如期传入朝中。

听闻这消息,赵昀也是大怒,当即将众多朝臣召集过来,商议此事。

“各位爱卿想必都已经知晓了前线之事,既然如此那就问问列位,关于此事究竟有什么意见”

依旧是坐在龙椅之上,如今的赵昀已经是颓态越盛,看着底下的众位大臣莫不是神色如常,就知晓这些大臣们只怕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了,心中应该也已经拟定好了对策了吧。

作为皇帝,却是最后一个得知消息,赵昀感到自己似是那陷入网中的昆虫,毫无逃脱的可能。

“启禀陛下,臣以为应该立刻将高达给擒下来,以正视听。”

当先时候,立时便有一位大臣走了出来,高声喝道。

吴潜定眼一看,却知对方乃是吏部右侍郎留梦炎。

这留梦炎素来以贪权为名,虽是有着状元之名,但却是一介攀权附势之徒,因为见到贾似道得到官家宠爱,为了巩固权位,所以和贾似道、董宋臣等人走的相当靠近,对方会有这般动作,也在吴潜的预测之内。

没等赵昀发表意见时候,吴潜轻笑一声便是插嘴诉道:“启禀陛下,臣以为不妥!”

“哦那不知爱卿为何反对”赵昀问道。

吴潜回道:“据臣所知,那高达之所以抢粮,实在是因为其军中粮食匮乏,为了保证士兵不至于挨饿,只好行此下策!”

一如吴潜所期待的那样,众位大臣也是一起走了出来,莫不是纷纷劝道。

“那高达高将军,为官三十载,所立功勋不在少数,可谓是赤胆忠心。若是贸然惩罚,只怕会折损士气啊。”

“想必也是有人陷害,要不然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若是为了粮食,纵然做了这件事情,也是情有可原。”

众人一番言语,赵昀听来反而感到有些厌恶,生出了几分逆反情绪来,又道:“虽是如此,但他却做出这种事情来,我若是不做出一番惩戒来,也是于情理不符。要不然,我还如何治理天下”

吴潜有些着急,连忙劝道:“可是陛下。您也知晓,若非是为了粮食,高将军也断然不会犯下这般错误”

“这倒也是!”赵昀若有所思。

他可不是那何不食肉糜的皇帝,自然知晓粮食对军队的重要性,心中已然软了下来,打算就此放过。

然而这时,那留梦炎却道:“陛下。你知晓军中缺粮,但你可知究竟是为了缺粮”

“哦这又是怎么说”赵昀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来,虽然心中并未波澜。

吴潜心中一紧,感到有些不妙:“这厮竟然没有否认,这又是打着什么注意”随后就听到那留梦炎口中说道:“根据臣所得知的消息,那李曾伯曾经将上万石粮食送往赤凤军,如此行径前线岂会缺粮”

“什么”

赵昀蓦地惊住,对于这赤凤军他素来关心,如今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自然为之震怒,然后沉下气息,问道:“此事当真”

“留侍郎,你应该知晓污蔑朝中大臣,究竟是什么罪孽吧。”吴潜语带威胁道。

“当然知晓。但若是此事当真的话,那可就另当别论了!”留侍郎下巴微昂,带着几分挑衅看向吴潜,诉道:“启禀。关于李曾伯的那些事情,全都在这些账簿之中。”

“那呈上来吧。”

赵昀神色冷漠,让人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心情。

吴潜也是心情紧张,死死看着那账簿。

而那留侍郎也想起了前些日子,自己曾经和贾似道见面的场景。

——————

那一日,他正在房中歇息,因为刚刚得知消息,所以也无法安歇,正在院中走动时候。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来过来,这让留梦炎心中为之一惊,张口问道:“是谁”

“是我!”

随着门被推开,一个熟悉的身影也出现在了李倓之前。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了难怪前线竟然出现了这么重大的事情!若非你离开了,那高达如何会做出”留侍郎责备道,只因为眼前之人正是贾似道。

贾似道诉道:“那又如何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埋怨会又用吗”

“但是你可知晓,因为你这一走,咱们可都要完了。明白吗”

留梦炎走来走去,宛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你也知晓,因为那高达这一弄,前线粮草短缺的事情,定然无法继续遮掩。到时候官家追究起来,到时候咱们都逃不了干系!明白吗”

似乎在留梦炎的话中,只要这件事情被捅到了赵昀身前之后,他们就都会等着被砍头。

贾似道不以为意,却道:“那又有什么关系不过是抢粮罢了,你着什么急啊!”

“怎么没关系这可是大罪啊。难道说,你想和我一起去闽南吗那里瘴疠满地,乃是一个蛮夷之地,我可不愿意去。”留梦炎反驳道。

贾似道冷笑道:“当然不想去。只不过,你须得听我的指示行动,明白吗”

“哦莫非你有方法”留梦炎问道。

贾似道一脸的骄傲:“这是自然。”随后让人取来一个账簿,诉道:“到时候,你只需将这账簿送给官家一看,那就行了。”

“仅凭一个账簿这可能吗”留梦炎感到困惑。

贾似道:“这并非寻常账簿,而是李曾伯担任户部尚书的时候所记载的账簿。而上面,记载着他和赤凤军的粮草交易!”

“粮草交易”留梦炎恍然大悟,笑了起来。

贾似道笑道:“没错。当初赤凤军北伐之前,李曾伯曾经以粮食,向赤凤军购买大量的军火,这些都明确的记录在这上面的。当然,之后的事情你也清楚了,因为赤凤军突然北伐,所以本来应该运来的兵械全被扣下,直到现在都没有送来。”

“原来是这样”

听到这一点,留梦炎乐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可以将粮食缺乏问题,栽到对方身上”

“没错。就是这样!只要官家见到了这个账簿,定然会对对方产生疑惑。到时候,我们也可以争取到一点时间。当然,我还要你做一件事情!”贾似道嘱咐道。

留梦炎心中蓦地一紧,低声问道:“是什么事情”

“那就是,让我能够回到临安。毕竟我虽是早已经身在临安,但若是迟迟没有理由的话,也是难以在这里待下来,不是吗”贾似道回道。

留梦炎阖首回道:“你放心,我定然会助你完成此事。”

他也明白,眼下时候吴潜步步紧逼,不仅仅逼迫赵昀罢黜太子,甚至还打算中止北伐,并且借此将贾似道赶出朝堂,若是让他们奸计得逞的话,自己也断然无法在这里产长久待下去。

为了避免这种结局,他也只有行险一击了。

——————

朝堂上。

赵昀手拿账簿,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双目扫过吴潜,喝道:“吴潜,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

若只是以粮食换武器的话,他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但粮食送过去了,武器却还没有接收到。这让赵昀难以接受,甚至开始怀疑,那李曾伯是不是打算通过这种方式,资助赤凤军呢。

“陛下,我——”

吴潜一时语塞,虽是想要辩解,但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这件事情他心知肚明,因为为了保全李曾伯的颜面,所以一直压着不放,没想到却被留梦炎给捅出来了。

留梦炎趁势说道:“若非如此,前线如何会陷入缺粮困境之中”

“虽是如此,但因为缺粮一事,导致高将军劫粮一事也是证据确凿。”牟子才有些不忿,张口辩道。

留梦炎轻哼一声,不屑一顾的说道:“我当然知道。但是也莫要忘了,那高达也违背军令,若是我等不惩治一番,如何彰显出我朝军纪所在而且若是日后每一个将军都效仿,那咱们还怎么打仗”

牟子才脸上浮现出一丝愠怒,虽欲继续辩解,却被旁边的陈宜中拉住了,摇摇头示意其莫要说话。

吴潜喝道:“纵然如此,但前线缺粮也是事实。而那贾似道即为北伐之人,竟然闹出这般事情,也逃不了干系。”

“果然,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目的了吗”

留梦炎心中冷笑一声,暗道一声果然如此,随后又是:“但你仅凭公文之中一言一词,就想断定此事乃是贾丞相之错,岂不是太过虚妄了亦或者,你根本就是为了阻止北伐,所以才弄出这种事情来。”

发现自己的心思被对方道出,吴潜也是紧张起来,辩解道:“老臣所行,皆是为了我朝江山,绝无半分私心。”

“吴老丞相,我相信你一片忠心,但不妨听别人说一下见解吧。毕竟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不是吗”赵昀张口说道,也让吴潜哑然无语,只好退了下来。

那留梦炎,吴潜自然不怕,但官家都已经发话了,他当然也不好说什么。

“说实在的,关于前线之事,我等也不甚明白,不如将贾似道诏入京中,一问虚实如何”留梦炎心中窃喜起来,又是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赵昀略感奇怪,低声问道:“贾似道吗但他若是离开了前线,那北伐又该如何”

“提议让贾似道回来,这厮究竟在想什么呢”

吴潜感到奇怪,侧目看了一下留梦炎,留梦炎始终低着头,并未抬起头来,自然也没办法看对方的脸色。

“臣以为也应该如此。”

这时,那陈宜中也是张口诉道。

牟子才感到奇怪,低声问道:“陈宜中,你怎么了”突然这么一来,他也是感到茫然,不知道陈宜中又在打什么注意。

陈宜中低声回道:“你也知晓,那贾似道远在天边、手握军中大权,纵然我们想要对付他,但鞭长莫及之下,只怕会另生事端。所以我觉得,不如将他调入京中,这样的话也方便我们对付他。”

“好吧。那就依你所言。”牟子才停下劝解,静静的看着赵昀的表情。

吴潜也察觉到这方面的隐患,遂张口诉道:“臣以为也应当如此。不妨将贾似道诏入京中,询问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好吧,那就依照诸位爱卿所言。”赵昀见双方都没有意见,便宣布了自己的旨意。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http://www.whfsjc.com。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